當前位置: > 影視制作 > 嫣然基金為何緊捂賬單不肯曬

嫣然基金為何緊捂賬單不肯曬

【 錄入:admin     來源:     點擊數: 2590     更新時間: 2014-06-30
導 讀:  嫣然天使基金(下稱嫣然基金)被質疑事件持續發酵兩個多月,民政部社會福利和慈善事業促進司司長詹成付25日下午首次回應稱:信息必須公開到位。

    嫣然天使基金(下稱嫣然基金)被質疑事件持續發酵兩個多月,民政部社會福利和慈善事業促進司司長詹成付25日下午首次回應稱:信息必須公開到位。

    此前,質疑者周筱赟指李亞鵬涉嫌巨額利益輸送、侵吞善款5500萬元、詐捐100萬元。爭議的核心,集中在質疑者要求嫣然基金和嫣然醫院公開透明曬詳細賬單,而嫣然卻至今不曬。

    李亞鵬說,嫣然基金已經曬了審計報告,而嫣然醫院則沒有更多的信息公開義務。對于李亞鵬的解釋,周筱赟表示不滿,“嫣然基金的審計報告只有簡單的收支表,連資產負債表、業務活動表、現金流量表都沒有,曬‘天書’有什么意義?嫣然醫院既然是捐款所建,為何公眾想看到驗資報告和實際出資來源,都能以‘個人隱私’為由遭到回絕?”

    嫣然基金以自身只是紅十字基金會的專項基金、并不是獨立法人為由,稱嫣然基金不屬于《基金會信息公布辦法》第四條當中的“基金會”范疇。言下之意是,嫣然基金并不是該《辦法》規定的信息公布義務主體,沒有義務向社會公布年度工作報告、募捐活動和資助項目的信息。李亞鵬也認為,嫣然醫院作為民辦非企業單位,也沒有更多的信息公開義務。

    這一解釋看似“合理合法”,但和今年1月1日起實行的《北京市促進慈善事業若干規定》第15條規定的“捐贈財產的來源、種類、價值等皆為慈善組織應當主動向社會公開、接受社會監督的信息”相違背。

    李亞鵬援引國務院頒布的《民辦非企業單位登記管理暫行條例》作為“護身符”,該條例規定,民辦非企業單位應當向業務主管部門報告接收、使用捐贈、資助的有關情況。至于向社會公布,則采取“適當方式”即可。

    不過法律界人士認為,上述兩個法規并不是上下位法的關系,而是特別法與普通法的關系,嫣然基金應適用于地方規章這一特別法。嫣然醫院屬于嫣然基金發起的定向捐贈,也應信息公開。

    嫣然基金從2011年開始陸續和騰訊、支付寶合作在網絡上募集善款。僅2014年1月就有4194人次的網友通過騰訊平臺捐款共計人民幣44728.36元,項目名為“網捐嫣然”。但是在公示中只有當月接受手術的5名小患者的個人信息和住院、手術日期,并沒有手術費用開支明細。捐款人想看看善款是否有結余、結余多少、作何處理,卻看不出來。

    在中國紅十字基金會的官方網站上,作為向公眾募集的基金,嫣然基金向公眾提供的審計報告,收支表也“精煉”到只有年度收入和支出。

    質疑者呼喚嫣然基金透明曬單,嫣然不以詳細的財務報表來自證清白,卻以“非獨立法人”、“民辦非企業單位”等概念回避信息公布義務,即使法律上說得過去,自身聲譽也已受損。如果對自己的清白有信心,曬一下又何妨?對公開義務百般推脫,是根本就沒有這本賬,還是擔心禁不起曬?

    《2013年度中國慈善透明報告》顯示,2013年我國慈善透明指數為43.11,離及格還有一段距離。也許嫣然基金不是信息公開做得最差的一個,但因為李亞鵬先生是知名人物、因為嫣然是曾經的“慈善寵兒”,所以更應該主動回應質疑。此次嫣然風波能否成為建立規范的公益慈善組織財務公開制度的契機,為建設透明慈善樹立典范?除了公眾的監督,還需要立法層面的跟進,盡快以法律形式確立公益組織的強制財務公開制度,變“自愿”為“必須”。

    公益慈善應該是“透明口袋”,公開是公益的底線。只有公開,才能為嫣然“解套”。

    一個,但因為李亞鵬先生是知名人物、因為嫣然基金是曾經的“慈善寵兒”,所以更應該主動回應質疑。

0
3d走势图浙江风采
收縮
  • 代請專家

  • 010-57192655
  • 13366611948